硅錳、硅鐵的價差演變邏輯

2022-09-07 00:42:10 來源: 期貨日報

  硅錳、硅鐵都是煉鋼行業中的原料,其用量及成本占比雖然不大,但在煉鋼中卻不可或缺。同時,二者也均為鄭商所上市交易的期貨品種(注:硅錳在鄭商所中的交易品種名稱為錳硅),并且在鄭商所存在二者的價差套利指令。由于市場格局發生改變,硅錳、硅鐵價格已由2021年前的硅錳高于硅鐵轉變為硅錳低于硅鐵。雖然市場上對鐵合金價格分析的文章較多,但對硅錳、硅鐵的價差進行分析的文章較少。本文擬對硅錳、硅鐵的價差及演變邏輯進行分析,并對二者未來的價差運行進行展望。

   A硅錳、硅鐵的價格特點

  由于鐵合金企業集中度較低,并且普遍對利潤要求不高,故議價能力較弱。若無外力干擾,只要鐵合金廠家有利潤,一般鐵合金廠家的開工率和產量均維持在較高位置,這也反過來造成鐵合金企業利潤通常較為微薄。因此,在大多數時間里,硅錳、硅鐵的價格通常貼近成本運行,鐵合金的成本對價格的影響較為關鍵。

  鐵合金是典型的高耗能行業,生產1噸硅錳約耗電4000度,而生產1噸硅鐵約耗電8000度。在硅鐵生產成本中,電力成本占60%—70%,蘭炭成本占25%—30%,硅石成本占2%。電力成本取決于各地電價,變動頻率不高,近年來的主要變動為2021年因電力緊張而出現的一波上漲行情。2022年,在經濟恢復到常規軌道后,部分地區下調了電價;蘭炭價格主要跟隨焦煤、焦炭波動,受煤炭市場影響較大;硅石則由于我國儲量大,可以完全自給自足,成本低廉,故對硅鐵價格的影響極小。

  硅錳的生產成本格局與硅鐵稍有區別。由于錳元素含量較多,而我國的錳元素品位較低,以進口錳礦為主。錳元素相比硅元素的價格高很多,故而硅錳成本中錳礦占比最大,約為60%;電力成本約占20%;由于焦炭價格波動較大,其成本占比在10%—20%之間波動。

  在2020年前,電價及原料價格整體處在低位振蕩運行,故硅錳、硅鐵的成本相對來說較為穩定?傮w來看,硅鐵成本在5000元/噸上方(某些自備發電廠的大型硅鐵廠家成本更低),硅錳成本在6000元/噸附近。然而,在2021年后,由于電力價格和鐵合金原料價格出現上漲,鐵合金的成本大幅提高。在2021年10月后,電價和原料價格振蕩下行,鐵合金的成本也隨之下移。截至2022年9月,硅錳成本已回落至7000元/噸附近,硅鐵成本回落至7500元/噸附近。

   B硅錳、硅鐵的價差變化

  在2020年前,電力價格處于較低位置,硅錳的成本與價格中樞一般相較于硅鐵高出1000元/噸左右,尤其是在2018—2019年,硅錳價格穩定在6500元/噸附近振蕩,硅鐵價格穩定在5500元/噸附近振蕩,較好體現了由成本決定硅錳價格高于硅鐵價格1000元/噸左右的規律。

  圖為硅錳、硅鐵現貨價差

  然而,2021年,電力緊張,各地紛紛上調發電價格,鐵合金出現了一波大的上漲行情。2021年4月14日至10月11日,硅鐵期貨2201合約價格從6828元/噸上漲至17780元/噸,漲幅達260%;錳硅期貨2201合約價格從6850元/噸上漲至12856元/噸,漲幅達188%。隨后,由于煤炭保供政策出臺,硅鐵期貨價格又迅速回落。截至2021年11月19日,硅鐵期貨2201合約價格已迅速回落至8296元/噸,錳硅期貨2201合約價格也回落至7872元/噸。相比較而言,在上漲行情中,硅鐵上沖的幅度更大,動力更強;在下跌行情中,硅鐵的跌幅也超過了硅錳。這說明由于硅鐵的能耗水平更高,價格波動相對于硅錳來說具有更大的彈性。

  硅錳、硅鐵價差的轉折點也始于2021年。從能耗雙控政策方面分析,2021年年初,內蒙古能耗雙控政策進一步從嚴執行。3月,內蒙古對企業能耗進行考核,未達標的地區和企業出現了集中減產。4月16日,寧夏印發了《2021年度能源消費總量和強度雙控目標任務及重點工作安排》,要求與此同時能耗雙控政策持續發力。7月13日,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府印發將開展遏制“兩高”項目盲目發展專項督察的通知。8月19日,寧夏通報了2021年全區能耗雙控目標的完成情況。

  從電價方面分析,2021年下半年,全國各地電價均有較大漲幅。以內蒙古為例,?6—10月,內蒙古電價從0.4元/kWh攀升至0.7元/kWh。因為硅鐵成本中的用電量為硅錳的2倍,所以電價對硅鐵價格的影響更大,硅鐵的成本和價格也一躍超過硅錳。

  2021年年初,硅錳、硅鐵的現貨價差開始由正轉負。隨著電力緊張和能耗雙控政策加碼,硅錳、硅鐵的價差在2021年10月一度達到-6000元/噸,創下歷史極值。隨后,因鐵合金快速復產以及鋼廠產量驟降,鐵合金價格出現快速下跌,硅錳、硅鐵價格紛紛向成本靠攏。在此過程中,硅錳、硅鐵的價差逐漸縮小,但由于電力價格并未回到2020年之前的水平,故硅鐵成本持續高于硅錳成本,硅鐵價格也維持在硅錳價格的上方。目前,硅錳、硅鐵的價差整體維持在-500元/噸附近振蕩。

   C硅錳、硅鐵轉產有阻礙

  2021年以來,硅鐵現貨持續緊張,價格一路強勢上漲,而硅錳的漲幅相對來說卻小了很多。從成本利潤的角度分析,硅鐵廠生產1噸硅鐵的利潤最高時達到8000元/噸,遠高于硅錳廠生產1噸硅錳的利潤(在利潤最高時也僅為4000—5000元/噸)。那么,如果存在巨大的利潤差異,硅錳廠是否有動機轉產硅鐵呢?

  近期,我們調研了7家硅錳廠家、2家硅鐵廠家。其中,7家硅錳企業產能在6萬—60萬噸不等,他們一致表示,即便在2021年利潤差異最大的時候,他們也沒有轉產的傾向。在硅鐵廠調研方面,一位負責人表示,沒有聽說過硅錳廠想要轉產。另一位負責人則表示,內蒙古、寧夏的少部分廠家有意向轉產硅鐵,他們希望將18500kva或者25000kva的小爐改造轉產,以獲得更高的利潤。不過,大部分硅錳廠家在生產硅鐵利潤遠高于硅錳情況下仍不愿意轉產,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:

  第一,電力供給因素。生產硅鐵耗電量是硅錳的2倍左右,廣西電價較高,不具備生產硅鐵的優勢。此外,國家對每個項目的能耗(主要為用電量)都有不同的指標,如果電耗超過限制,會被強制停產。由于生產1噸硅鐵的能耗可以生產2噸硅錳,所以在生產1噸硅鐵所獲得的利潤超過生產2噸硅錳所獲得的利潤時,硅錳廠家在理論上才有可能去考慮轉產硅鐵。

  第二,技術限制。爐型較大的廠家面臨技術上的限制,如耐火材料、電氣設備需要更換等。

  第三,風險承擔。大爐改造需要較長工時,通常為2個月左右。一方面,這段時間的停產會造成利潤損失。因為鐵合金企業的利潤常年維持在較低水平,通常每噸利潤僅為數百元。而在鐵合金價格出現大幅上漲時,硅錳廠家的利潤水平快速拉升至1000元/噸以上,在罕見出現如此高利潤的時候,很多廠家不愿失去這個確定性的賺錢良機。另一方面,硅鐵、硅錳的價格變化風險較大且較難預測,如果爐子經過改造后,硅鐵利潤出現了大幅下降,那么企業會面臨非常被動且尷尬的局面。

  第四,長期協議。較大產能的硅錳廠已經同原料、銷售端簽訂了長期協議,為維護客戶并承擔責任,部分硅錳廠家不能放棄生產硅錳而去轉產其他產品。

  第五,地理因素。某些地區的硅錳廠距離硅石礦較遠,運費較貴。

  根據以上分析可以發現,即便在硅錳與硅鐵利潤存在巨大差異時,硅錳廠家也幾乎沒有轉產意愿。此外,硅鐵廠家普遍位于西北地區,而我國的錳礦進口碼頭主要在廣西和天津地區,距離較遠,運輸不便,由此產生硅鐵廠家轉產硅錳的壁壘。因此,在常規階段,硅錳、硅鐵廠家利潤均維持在較低位時,硅錳與硅鐵廠家更加不會輕易進行轉產。

   D總結以及后市展望

  今年以來,硅錳、硅鐵的價差在-500元/噸附近振蕩,延續2021年的態勢。結合鋼鐵產量中樞下移,以及鐵合金的生產幾乎不再受限,預期未來較長一段時間內,硅錳、硅鐵都會處于供應寬松的局面。硅鐵、硅錳的價格也會繼續貼近成本運行。

  從電價方面來看,大部分硅鐵、硅錳生產省份的電價相對穩定,如青海、甘肅、云南,湖南等,廣西電價有較大降幅,從年初的最高價0.75元/度附近下調數次,目前穩定在0.55元/度附近。由于廣西是硅錳廠家在南方的主產區,故此電價下調對硅錳的成本和價格影響較大,而對硅鐵影響較小。此外,寧夏電價也由年初的0.5元/度附近下調兩次,至當下的0.45元/度附近,這對硅鐵的成本影響較大。

  從整體趨勢上看,電價下調已基本到位,并且鐵合金作為高耗能行業,后續下調空間有限。然而,近期已經較為穩定的電價,相較于2020年以前的中樞來說抬升明顯,如甘肅電價由2020年的0.4元/度上漲至最新0.55元/度;內蒙古電價由2020年的0.36元/度上漲至最新0.51元/度,陜西電價由2020年的0.39元/度上漲至最新0.54元/度,貴州電價由2020年的0.48元/度上漲至最新0.55元/度,湖南電價由2020年的0.5元/度上漲至最新0.67元/度。各省電價中樞上移使得鐵合金成本出現上移,并且電價造成的硅鐵成本增幅是硅錳成本增幅的2倍。例如,電價上漲0.1元/度,硅鐵成本則提高約800元/噸,而硅錳成本提高400元/噸,硅鐵成本相較于硅錳來說多提高了400元/噸。

  從硅鐵使用的蘭炭、硅錳使用的冶金焦角度來看,蘭炭與冶金焦的價格具有較高的相關性,并且都與焦煤、焦炭相關。而從用量來看,硅鐵使用的蘭炭量也約為硅錳使用冶金焦的2倍。因此,如焦炭價格波動帶動蘭炭與冶金焦出現價格波動,硅錳與硅鐵的成本也會相應出現波動。假定蘭炭與冶金焦上漲或下跌的價格相同,那么硅鐵成本上漲或下降的數額為硅錳成本上漲或下降的2倍。

  從硅鐵的原料硅石和硅錳的原料錳礦來看,硅石仍然由于在硅鐵成本中占比過小可以忽略,而錳礦由于硅錳近期產量驟降,對錳礦的需求大幅下降,錳礦的價格已下跌至冰點,甚至低于2020年的中樞水平,繼續下跌空間有限,但由于港口錳礦的高庫存,上漲也缺乏動力。因此,從提供元素的原料端硅石和錳礦來看,對硅錳、硅鐵的成本不會再造成過大的擾動。

  基于當下的基本面分析,電價中樞整體上調幅度為0.1—0.2元/度,相對應的硅鐵成本較硅錳而言多上漲了400—800元/噸,疊加蘭炭與冶金焦價格中樞上移,硅錳、硅鐵的價差相較于之前的中樞位1000元/噸而言,會出現比較確定性的下降。我們推測,后期硅錳、硅鐵的成本相近,但由于硅鐵的高能耗和大波動特點,或存在一定的溢價。鑒于當下硅錳、硅鐵的價差在-500元/噸附近振蕩,后市或逐漸向0元/噸價差靠攏。綜上所述,硅錳、硅鐵的價差或振蕩運行在-500—0元/噸區間,并在一段時間內維持在此區間。

關注同花順財經(ths518),獲取更多機會

0

+1

回復 0 條,有 0 人參與

禁止發表不文明、攻擊性、及法律禁止言語

請發表您的意見(游客無法發送評論,請 登錄 or 注冊 網站)

評 論

還可以輸入 140 個字符

熱門評論網友評論只代表同花順網友的個人觀點,不代表同花順金融服務網觀點。

最新評論

查看更多評論
  • 天順股份
  • 粵宏遠A
  • 金奧博
  • 佳電股份
  • 冀凱股份
  • 蘭石重裝
  • 盛德鑫泰
  • 博深股份
  • 代碼|股票名稱 最新 漲跌幅